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small id="ysouo"></small></optgroup>

欢迎访问看连载小说网!

看连载小说网

【0004】,不是我用力太猛是你的脖子细

    女子的脸上笑意盈盈,但是她脚下的步子却第一次有了停顿。

    龙傲天,猴子,于小波等重案组的大家也感觉到了,当下众人的目光便全都集中在了蓝可盈的身上。

    蓝可盈脸上的笑容,亲切而美丽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麻烦你伸出手来让我看看可好?”

    戴眼镜的男人,倒是也极为配合,当下便缓缓地伸出了双手。

    他的一双手虽然称不是有多漂亮,可是却也骨节分明,而且手腹上也没有茧子。

    往他的脸上看,神色之间也是极为平静,甚至就连那喉结的吞咽的节奏也没有半点的更改。

    蓝可盈抬手,修长而纤细手指在男人的眼前晃了一下,接着她的指腹便触及到了男人的掌心上。

    男人的一颗心却是在这一刻提到了嗓子眼儿,这个年轻女人的指尖带着一种冰人的冷意,而且这种冷似乎可以直透人心。

    二月里的天儿,明明已经开始转暖了,可是她的指尖却如同刚刚自冰水中取出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此时此刻蓝可盈另一只手里的那团血球却是狠狠地跳了起来,而且那急切的样子,似乎是想要自蓝可盈的掌心里冲出去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上的四楼?”

    很突兀地,女子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她的眼帘依就是微微低垂着,并没有去看面前男人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男人脱口答道:“九点一刻左右吧。”

    九点一刻嘛……

    正与命案发生的时间相符。

    重案组的众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,有戏儿哟。

    “她叫什么名字,和你又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她叫李娟,我们可以是情人关系,或者说我给她钱,她让我睡。”

    蓝可盈的眼里波光微寒。

    虽然依就没有抬头,可是心底里却是忍不住怒骂了一句,玛蛋的,果然是一个渣得不能再渣的渣男了。

    “为?#25105;?#26432;她?”

    男人这个时候却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战,他直到这一刻终于反应过来了,他刚才铁定是脑子糊住了,如果不是糊住了,他怎么可能会有问必答……

    哦哦哦,当然了,有问必答是理所当然的,毕竟配合警察工作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不是。

    但是他刚才下意?#37117;?#31572;的都是什?#31383; ?br />
    于是男人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,连声道:“不,我今天并没有上四楼,我刚才是胡说的,而?#36965;?#32780;且我和李娟也没有关系,我们充其?#24656;?#26159;认识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她那里买过两次东西,是这样才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龙傲天的眉?#20998;?#20102;起来。

    ?#21697;?#33258;己之前的口供,这种事情时有发生。

    不要说面前这位,还没有在口供上签字?#20800;?#23601;算是?#20999;?#22312;口供上已经签过名的,?#21697;?#33258;己之前所说的一切,于他们这种重案组的人来说,也都是稀松平常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蓝可盈你接下来要怎么做呢。

    蓝可盈却是缓缓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一双剪水的眸子,水汪汪,亮晶晶,甚至还带着一种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清清浅浅的笑声,如同自云?#20284;?#28218;而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笑声入耳,竟惊了心神。

    在眼?#30340;?#30340;目光注视下,蓝可盈缓缓地抬起了自己右手,在那雪白的掌心中?#24187;?#32418;色的血球正在跳动着。

    带着一股无与伦比的愤怒情绪。

    血球……

    眼?#30340;?#20154;不由一怔,那枚血球居然幻化成一张人脸,一张他无比熟悉的女人的脸。

    不是那个死在四楼的李娟又是谁。

    此时,那双血色的眼睛正含怒紧盯着他,愤怒而又不甘的声音自其口中咆哮而出:

    “你,你为什么要杀我,你为什么要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眼?#30340;?#30340;眼神变得惊恐起来,他的声音带着战栗的颤音:“我,我本来不是想要杀你的,谁让你一直逼着我,让我离婚娶你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我有?#36965;?#26377;老婆,有孩子的,你也知道,我现在的一切,都是我老婆家给的,如果,如果我离婚,那么这一切便都不会再属于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,而你还要闹去我老婆那里,你,你既然说你爱的是我,那么你不是应该愿意为我做一?#26032;錚?#25105;记得你说过你愿意为我去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所以,我这么做,不也正是让你心想事成了吗?”

    血色的女人脸,立刻化为了狰狞,接着竟然直接尖叫着向着面前的眼?#30340;?#25169;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眼?#30340;?#19968;边尖声惊叫着,一边连连后腿,明明是平滑的水磨石地面,他竟然不过退了三步便重重地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啊,我,我,我不是有意要杀你的,我,我就是掐了一会儿你的脖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用力太猛了,是你,是你的脖子太细了……”

甘肃快3走势图彩王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small id="ysouo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small id="ysouo"></small></optgroup>
百慕大三角图片 川崎前锋v悉尼FC 3d怎么判断开组三组六 以太币骗局2017年7月 神秘的诱惑走势图 明日之后小洋楼设计图纸 1月15日快船vs湖人 幸运农场走势图数 大唐河北麻将 拳皇命运百合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