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small id="ysouo"></small></optgroup>

欢迎访问看连载小说网!

看连载小说网

1911关闭金融大门

    “继续提供粮食给他们。必要的话,可以通过秦国商人获得。”项燕命令到。

    “另外,找一些人,告诉他们一些事情,就说。他们可以到秦国去,去秦国去做工,可以获得不菲的报酬。他们想去的话。秦国方面会提供这样的便利。”项燕命令到。

    “是。将军。”那名手下点头到。项燕挥手示意。对方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秦国咸阳。

    “魏国方面的谈判失败了。车辆。”尚文的助理拿着一份电报递过来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尚文拿过电报看了一眼。然后就放在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我知道了。接下来就要看各方如何发展了。”尚文说到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件事情就这样了。”尚文点头说到。对于魏国的事情尚文已经做好了谈判失败之后的打算。具体的情况需要蒙毅回来之后才能得到。现在尚文也?#25381;?#21150;法来解决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北方草原上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答应你们,但是一开始,我能提供给你们的人数?#27426;唷?#26368;多?#25381;?#19977;十个人,如果你们能够得到更多的战利品。得到确切的东西。?#19968;?#21152;派更多的人手。”匈奴首领看着喜子说到。对于喜子的建议。匈奴首领和自己的部下反复的进行了商量。

    最后不得不通过了。因为在目前的情况下,得不到秦国的物资情况就会变得更加的糟糕,物资的匮乏会让整个匈奴部落崩溃的。为了让自己的部落生存下去,部落当中的长老同意了这样的建议。尽管还有很多人反对。但把整个部落未来的发展放在眼前的时候。众人也就不得不同意了。匈奴人面临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,所有人都清楚,匈奴人对于未来已经?#25381;腥魏?#30340;希望了。而喜子整个时候带来的建议,尽管会让匈奴勇士的鲜血流尽。但是却可以保存匈奴部落的发展。这是一种无奈之举。也是一种生存法则。

    “为了保证我们的利益永久发展。”首领这个时候严肃的看着喜子。喜子刚刚流出的喜悦之前在看到对方这样严肃的表情之后,开始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?#20197;?#24847;与你结为兄弟。”部落首领看着喜子说到。

    “来,我们歃血为盟。”说着部落首领就拿起一杯酒,杯子是青铜做的,很明显,这东西是从南方中原国家迁过来的。部落首领拿出一把刀,在自己的手中一握,然后一划。鲜血滴在酒杯当?#23567;?br />
    “给。我的好兄弟。”部落首领递过酒杯,和短刀。

    “这。好。”喜子知道?#25381;?#36825;样,才能获得匈奴部落的信任,唯有这样才能和匈奴人绑在一块,共同赚取更大的利润。

    说着喜子也照着部落首领的样子去做。喜子这个时候也明白。他自己的利益和匈奴人部落的利益连接在了一块。

    “好兄弟。以后就是我们匈奴人的朋友了。”部落首领说到。

    “这个,给你。”说匈奴人把一支箭,还有一颗狼牙交给了喜子。

    “这支,你可以指?#28216;?#20204;部落的人马进行作战。而这个狼?#28291;?#26159;我们匈奴勇士的象征。有了这个,你可以行走在我们草原上的?#39759;?#22320;方。”部落首领兴奋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来,干。”说着部落首领喝了一口学酒,然后就给喜子。尽管喜子?#34892;?#21453;感,但是为了发财,不得不这样做,他要想发大财的话,就必须需要这些匈奴人的帮助。

    “哦哦哦。”喝完酒之后匈奴人发出怪?#23567;?br />
    “哈哈哈。我的好兄弟。”部落首领拍打着喜子的肩膀说到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看看我们准备了什么?”部落首领说着就带着喜子走出营帐。营帐外部落所有的匈奴人都到齐了。他们开始准备丰盛的晚宴。篝火照亮了黑暗。匈奴人有了生存的希望。

    韩国新郑。

    “魏国的情况在我们的预料当?#23567;?#21482;要魏国政府不倒台,或者是承认我们的既得利益,我们就可以不管魏国的情况。?#38381;?#33391;对韩淑说到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韩淑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齐国的情况如何?”韩淑这个时候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王上,我们的船只能够停靠在齐国的滨海区内。但是我们的商船还是需要一些避风港。”运输部长担心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恩。看来齐国方面不打算给我们优良的港口同行了。”韩淑说到。

    “这点?#25381;?#20851;系。海外的情况这么样?”韩淑这个时候问道。

    “目前我们只是建设了一些小的停泊港口。大量的商船,战船也在朝着南方的方向上前进,他们目前发现了很多的岛屿,在这些岛屿上,我们都设立有我们的碑文。以便确定这些岛屿是我们的。”运输部长说到。

    “恩。还?#26032;穡俊?#38889;淑说到。显然他还不满足这点,因为韩国仅仅占领些岛屿是?#25381;?#29992;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把南方的岛屿统称为南洋诸岛。这些岛屿太多了。特别是越过赤道之后,岛屿的数量大大加大,目前我们只能沿着主要交通岛屿展开航线。”运输部长说到。

    “说说问题。”韩淑不想听这些开发了多少岛屿。这些都?#25381;?#29992;。占领再多的岛屿,如果不进行开发的话,韩国的情况依然难以改变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个。”运输部长?#34892;?#20026;难的看着张良。而张良这个时候?#28216;?#25163;臂示意对方说下去。但是运输部长极为的为难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能说的,这样犹豫不决。”韩淑不高兴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回王上,问题有很多。”运输部长想了想之后决定到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,说。”韩淑说到。

    “问题至于,韩国占领的岛屿很多。但是人口稀少。比如我们在女王岛上,?#25381;?#20116;千人。岛上还有当地的土著,具体有多少,我们还不清楚。”运输部长说到。

    “还?#26032;穡俊?#38889;淑点点头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,我们占领的岛屿过多,开发不足。女王岛上,有什么样的资源,我们开发?#29616;?#30340;不足,不仅仅是女王?#28023;?#20877;往难,我们占据的岛屿数量很多,但是普遍上面?#25381;?#22810;少人,我们只是?#27426;?#30340;朝南前进,但是岛上有什么样的物产,我们不清楚。我们只是盲目的?#21483;小!?#36816;输部长说到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韩淑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?#25381;?#20854;他的问题了?”韩淑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,我们的船只运载能力不足,船只不够,如此之大的海域,我们登记的商船,和战船数量勉强够三百艘这样的船只数?#21487;?#24067;在整个南洋洋面上。简?#26412;?#26159;微不足道。还有各个岛屿上的粮食问题。”运输部长接着说到。

    “除了女王岛上的粮食勉强可以供给自足外,其余皆不够,都需要我们用商船补给,这样一来,我们很多船只?#21152;?#30340;情况以及使用的情况都不太好。”运输部长把这个情况告诉了韩淑。韩淑听到这里紧锁眉头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听到这里,韩淑呼出一口气,显然她自己也没法解决这些问题,因为这些问题都是一环扣着一环,比如这开发和人口问题。

    韩国占据的南洋岛屿众多,但是人口却少,这样一来,缺乏人口的情况下,南洋岛屿就难以开发。这让韩淑面临很大的困境。

    开发和人口问题紧密连接。加上商船问题,商船需要大量的资金,但是目前来看,韩国把大量的资金用在了开拓对外的通道上,这样一来,就很少有在资金在海洋上投入,投入的人口,资金,物资不足足够导致目前的困境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的办法又难?#36234;?#20915;,韩淑?#25381;?#21150;法从其他地方找来足?#27426;?#30340;资金来开发南洋。

    “王上,这些问题,都是资金问题。?#38381;?#33391;这个时候在一旁说到。

    “我也清楚这是资金问题,但是资金现在极为的紧张,我们所有的资金几乎都用在了建设铁路上。”韩淑说到。

    “王上,臣认为,还有民间的资本可以使用。?#38381;?#33391;这个时候建议到。

    “民间资本?”韩淑这个时候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。不?#23567;!?#38889;淑这个时候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民间资本力量太少了。”韩淑说到。

    “当前的韩国民间的资本他们有多少?你我都清楚,根本就?#25381;?#22810;少,即便是我们银行借贷给那些民间资本进入。但是,这其中的风险,不仅仅我们希望那样的。”韩淑摇头到。

    “当前,在魏国开工厂,就足够了。如果使用民间资本,估计还是不?#23567;!?#38889;淑说到。

    “这。这个。”一旁的运输部长听到韩淑这样说,心里一下子不平衡了。因为这样一来,整个南洋的局面依然不能改变。

    “王上,或许还有一个办法,这或许是最后一个,唯一一个办法。?#38381;?#33391;想了想说到。尽管他内心还有很大的犹豫,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只能这样了。韩国需要大量的资金来发展海外事?#25285;?#28023;外事业各个岛屿普遍开发不足,不仅仅是人口不愿意迁移问题,更多的是资金,缺人,缺船,缺物资,最后的一个问题都是缺资金导致的。而解决资金问题,只能有一个办法。金融。依靠金融来聚集大量的资金,但是这个办法目前来看对韩国还不利。但张良认为,即便如此只能试一试了。

    “什?#31383;?#27861;?”韩淑看着张良。韩淑的眼神?#34892;?#22475;怨,她认为张?#25216;熱挥?#22909;的主意,就应该拿出来,而不是藏着,掖着,不肯展示出来。

    “发行股?#20445;?#20381;靠金融的手段来聚集资金。?#38381;?#33391;这个时候说到。

    “不?#23567;!?#21548;到这里,韩淑一下子回绝了。

    “金融,金融。我看都是骗人的把戏。之前的债券,闹的我们沸沸扬扬,到现在,?#34892;?#20107;情还是因为这个。你再看看最近赵国的情况。整个邯郸的黄金价格飙升。而现在黄金,犹如坠入悬崖一般。跌到了一百多金。”韩淑说到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发行股票的话,可能,不,是绝对会进入赵国这样混乱的局面,这样混乱的局面,韩国不需要,也不希望?#23567;!?#38889;淑断然决定到。对于金融。韩淑有一种偏执的态度,在她看来,金融都是骗人的把戏,这样的把戏造成的后果就是,混乱,?#35328;?#26377;的秩序全?#30475;?#20081;,成为混乱的局面,这样的混乱局面如果不加以制止的话,很快就会成为灾难。灾难。

    “王上。这,金融或许有这样,那样的不是,但是金融的确还是有很大的作用的否则,秦国也不会积极的展开金融。?#38381;?#33391;这个时候劝说到。

    “不?#23567;?#19981;?#23567;!?#38889;淑这个时候说到。

    “王上。秦国使用股?#20445;?#20026;自己的企业聚集了大量的资金,为什么我们韩国就不能。之前秦国也答应过我们,进行金融上上的帮助,既然如此,我们为什么不用??#38381;?#33391;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造成灾难如何?”韩淑这个时候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。我们可以研究。?#38381;?#33391;说到。

    “秦国的金融办法,我们可以学习,借鉴,逐步的掌握。?#38381;?#33391;说到。

    “此事,寡人看,还是不要提的好,金融的办法多的很,想想办法从银行解决,不要想股票的事情了。”韩淑这个决定到。

    “王上,这。?#38381;?#33391;还想继续说到。但是看到韩淑这个时候已经挥手示意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。?#38381;?#33391;还想劝说韩淑,但是看到韩淑?#25381;?#32487;续下去的意思,张良也?#25381;?#32487;续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当前韩国存在很大的资金困难,这点,张良已经在民间走访的时候已经发现了。

    银行贷款明显无法满足需求,而秦国的银行在短时间内难?#36234;?#20837;,因为韩元和秦国半两之间的?#19968;?#20851;?#25285;?#31206;国银行普遍兴趣不大,?#28404;?#22686;长极为的缓慢。

    而韩国本土银行,因为资金就这么多,无法满足需求,贷款手续要求很多,很多企业排着队去,但是也无法满足需求。这样的情况下,资金极为的紧张。导致韩国地下高利贷开始兴起,一些企?#24471;?#30446;的扩张,不得不借了这些高利贷进行扩张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后果,张良就觉得后背发凉,如果扩张不顺利,就是倾家荡产,这样的事情多的很。但是这样的事情屡禁不止,反而有抬头的迹象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张良想要通过另外一种方式给予更大的资金支持。

    这个办法就是金融,利用股票的方式,?#25216;?#22823;量的资金,为企业提供资金支?#37073;?#36825;样的话,企业得到了资金,而民众也可以通过投资的方式得到报酬,风险可以转化的很小。这显然是行得通的事情。

    要不然,秦国为什么会有股票市场这样一说,但就是这样,韩淑坚决的不同意,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不同意导致了韩国的资金情况不容?#27490;邸?br />
    韩国的发展,显然还需要一样东西来支?#37073;?#36825;种东西就是金融力量。张良仔细的研究了秦国的发展历史。金融力量尽管看不见,但是他的影响力却是很大的。如果仔细发觉的话,就会发现在秦国咸阳主要的城市?#34892;模?#38134;行,金融机构的存在?#23545;?#39640;于那些商业店铺,他们占据着城市的?#34892;?#22320;位,这也说明了他们的财力极为的广阔。

    韩国需要金融,需要金融的资金支?#37073;?#38656;要资金的帮助,但是,韩淑的偏执想法,让韩国难以在这方面有持续的发展,哪怕是试探一下也是可以的。但是,韩淑拒绝了。

    张良感觉此时很无奈。金融尽管有这样那样的缺陷,但不能因为有?#29616;?#30340;缺陷就导致韩国不能接纳金融,在这样的情况下,不能接纳简?#26412;?#26159;难以想象。张良感觉非常的无奈。

    就这样,韩国的拒绝,让韩国进入了僵持的局面。

    赵国邯郸。

    “爷,这投资的事情,我打听好了。”一个瘦脸的下人弯着腰,谄媚的对自己的主人说到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?#24187;?#36149;族老爷悠闲的端起茶杯说到。

    “这投资,意义极为的广?#28023;?#26368;典型的案例就是秦王的王室投资,当前王室银行下面有很多的企?#25285;?#20891;工,铁路,钢铁生产,还有各种矿产,农场,牧场,涉及的领域极为的广?#28023;?#36825;些领域的?#25214;?#21152;起来。要比之前秦王的?#25214;?#36824;要多。”那名下人?#28216;?#30528;手臂,用夸张的表情说到。

    “爷,就是这样,秦国银行那边都这样说。”下人说到。

    “投资不仅仅是这些,还可以购买债券,买了?#27426;?#30340;债券,就能在?#27426;问?#38388;之后,赚上一些钱财,当然了这些钱财不是很多,好像?#25381;?#30334;分五点几。就这,秦国银行那边说已经很高了。”下人接着说到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贵族点点头。他觉得,这其中有很大的门道。而下人打听这件事情很简单,直接跑去银行问大堂经理就可以了。而银行的经理听说是来投资的,自然介绍了一些投资的方案,其中当?#25381;?#22823;量的债券,要知道银行承销了大量的债券销售。他们自然推销这些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,王上是这么做的?”贵族这个时候想了想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。小的也打听了。秦国银行那边是这样说的。”下人说到。

    “王上好像要找秦国的银行合作,首先抵押贷款,这东西,就跟咱抵押东西一样。”下人说到。听到这里,贵族没好气的瞅了对方一眼。显然抵押贷款已经让贵族?#34892;?#20260;心了。看到这样的眼神,下人赶紧?#30446;冢?#22914;果惹得对方不高兴,最后不开心的肯定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王上有了钱,秦国银行那边出个投资顾问团,他们要进什么茶,哦。我想起来了。”下人这个时候拍着?#28304;?#35828;到。

    ?#26263;?#26597;。”下人?#28216;?#25163;指说到。

    “秦国的投资顾问团调查一些东西之后,然后拿出方案,根据这些,王上决定投入多少,盈利多少,当然了。事后之后,银行?#19981;?#35201;些报酬。还有就是,雇佣些经营的人,进行经营,这也能带来效益。”下人继续说到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贵族这个事后摸着下巴说到。

    “?#23567;?#23601;这,你先下去,老爷我想想。”贵族挠着头说到。

    “是。小的先去了。”下?#35828;?#22836;到。然后离开。贵族对于投资的事情,感觉摸不准,尽管有赵王在前面走着。但是,贵族手中?#25381;?#22810;少资金,如果真的这样赚钱的话,就的把手中的黄金卖掉,或者是抵押掉。这样的话,现在的 黄金价格卖掉,抵押掉。实在是太心疼了。

    不仅仅这?#36824;?#26063;有这样的想法,其他贵族打听消息之后也觉得是这样,这对他们来说,实在是太难以忍受了。要知道。黄金可是他们高价买来的,这时候再卖出去,这简?#26412;?#26159;傻子做的事情,可是不这样做的话,那么投资的事情就没戏。不过也有一些人在权衡,这投资真的能够带来?#25214;?#21527;?这个?#25214;?#26377;多大,?#25214;?#22823;的话,能?#24187;?#34917;自己当前的损失了吗?贵族们的内心深处是煎熬的,一方面是损失,一方面是未来的?#25214;?#21040;底有多大,两者之间可是存在很大的差异。

    目前来看,他们已经损失了很多,就是这种越损失,他们就越是持有的想法让他们持续?#27426;?#30340;损失。他们还想着黄金能够回来,或者是上涨到一个惊人的价格上去,但是,目前回不来,回不来的话,他们只能想一些办法弥补自己的损失。投资,投资什么,怎么投资,投资真的能赚钱?贵族还需要权衡。

    “我们得想办法给那些贵族加点压力,或者是引导他们去做,不过投资短时间内,难以有很大的?#25214;媯?#22914;何刺激他们?”尚文这个时候自问到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还得引导他们投资,当前必须有很大的投资实业才能解决这个问题。但是各国的需求还不是很大,如何才能解决这个问题?”尚文来回走动的说到。这是对于赵国问题,赵国投资问题一个引导方向产生的。投资到什么程度就能迅速的获得巨大的回报。这个才是尚文考虑的,也是贵族迫切希望的东西。

甘肃快3走势图彩王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small id="ysouo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souo"><small id="ysouo"></small></optgroup>
冰球突破豪华版手机玩法技巧 qq飞车手游幸运值多少满 奇才vs雄鹿视频直播 极速抢钱在线客服 网球冠军排行榜中国 完美世界手游论坛 360重庆老时时彩走势图 锁子甲电子 罗马数字怎么没有0 绝地求生免费透视辅助